屿周雾环

黄戴/黄喻黄/周黄/楚苏/卢刘卢/肖戴/翔戴/四欠相关/狮鼠/局路

讨厌人家家想做个安静的女孩子啦!

【局路】路人你看我胯下是否威武雄壮?

标题随便取的

满足粉丝要求穿女装的痒局长x看热闹不嫌事大拍照嘲笑反被压的路人

女装攻

肉还在写

同居设定

ooc有

小学生文笔

前几天就开始写了,刚发现跟一个太太撞了梗,哦漏


今天路人晚上是要开会的......好,速战速决。说起来现在的小姑娘都是什么心态啊想看女装自己穿呗......痒局长拿着一件做工精致尺码偏大的白色公主裙不知如何下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终于在右侧腋下找到一个不怎么显眼的拉链。

在一番努力和挣扎之后终于气喘吁吁的站在穿衣镜前拗了几个头痛腰痛肚子痛的姿势,玫红色长发的发梢扫过加了好几对胸垫的伪巨乳,裙摆上的镂空花纹隐隐透出的肉色反而显得比性感内衣更加勾人,裙摆底部正正好好与大腿根齐平,泼上网去有极大可能是要被禁掉的。

哼着歌心情大好的局长并没有注意到门口的开锁声和难得温柔的“痒撒比我回来了”,此时的他正专心在握着自拍棒盯着屏幕试图模仿某小电影的封面姿势。

于是路人在翻遍除了卧室的所有房间耐心渐渐丧失之后,冲进卧室看到自家撒比恋人......哦my god这是天德池吧这肯定不是我家?!肯定是我打开的姿势不对!毫不犹豫的砰一声甩上门再次打开,看到的一点没变只是床上的人表情从妩媚的“来嘛我想要”变成了“哦漏”。

对视的时间如同世纪般漫长,最终是局长开口打破了沉默“你...你今天晚上不是要开会吗?”

“领导本来一本正经,接了个电话回来之后笑得跟狗一样就提前散会了。”路人说话时视线并未放到局长脸上,而是从局长光裸的大腿慢慢往上移,到因坐姿露出白色蕾丝边胖次的腿跟,到和女生无异的平坦小腹,最后是那对看上去D+的胸......路人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握住那团巨大。

局长被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地睁大了那对异色瞳,保持同个姿势傻不拉叽地站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喊了声“你袭胸啊!!”而路人还在专心致志地把他捏成各种形状丝毫不受干扰。局长看了他两秒慢慢扯出一个笑来,路人被那诡异的眼神看的打了个冷颤,但是气势上不能输只好下意识回以简洁的“艹拟粑粑看我干嘛。”

“你玩够了......该我了吧。”局长捉住那双不安分的手熟练的把人揽到怀里,侧头在人还未反应过来前贴上那对薄唇。舌头长驱直入舔过贝齿牙龈,将路人断断续续的喘息全部都吞入腹中。

路人的黑色外套还好好的穿在身上,搭配上那张带着丝丝潮红的脸却比全裸更加吸引人。


tbc♥


混更不如不更,军训归来我小小的拖延一下。ฅ•̀∀•́ฅ


荣耀中学七大不可思议(三)

写在前面:

本文由在下与 九番废墟 接龙完成

ooc有

小学生文笔

少量血腥描写

接受请下拉,不接受请点叉。



不知跑了多长时间,在戴妍琦重复好几遍“已经没有东西在追我们了”之后,孙翔终于停下了脚步把紧紧搂在怀里的戴妍琦放下来,还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眼。黑暗中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沉默已经吐露了心中所想。
他们继续手牵手走了一段路,路过的好像是他们高一待过的教室。戴妍琦依稀记得孙翔那时候在操场抓毛毛虫吓唬过她。
每间教室的门都是虚掩着的,窗户明明是紧闭的但门却在摇晃还不时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教室内一闪而过的黑影不知是刚才惊吓过度造成的幻觉还是事实。
但是这一切都在陈述着一个事实——校园七大怪谈,真的存在。
“孙翔...我想去一下洗手间...”戴妍琦的脸色不太好看。很正常,女孩子嘛,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在濒死后表现的跟以前一样。孙翔只当是她被吓怕了。
“嗯...用不用我陪你?”孙翔四下看了一圈正好在往前几米的地方看到了女厕的标志,荧光的女性扯着裙子的图案在暗中显得格外诡异。
“不用啦!”戴妍琦虽然害怕但为了让自家男朋友放心还是尽力扯出一个笑容,“你在门口等我一下就好!”
戴妍琦进入洗手间后并没有关门,环视一圈觉得这个洗手间像是年久失修一般破破烂烂。“明明最近还是上课期间啊又没有放假......”
窗户内侧有几根生锈的栏杆,听说是以前有学生从这个窗口跳楼死了。月亮被层层乌云遮住,黑暗笼罩着大地。
她看了眼第一扇门,上面被密密麻麻的涂鸦和写字给覆盖,最让人不适的是用红色马克笔写的“去死吧,”后面大概是跟了个名字,被另一支深蓝色的马克笔涂掉了,隐约还能看到一个女字旁。
戴妍琦边想着现在的学妹真是暴脾气一边推开了第二扇看起来完好无损的门,鲜血不断从被打碎了只剩一半的便器中流出。
万幸的是第三扇门是完好无损的,便器还能用。在解决了身体问题之后,戴妍琦起身理了理起了些褶皱的运动裤。刚准备离开隔间,洗手间的大门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甩上了。
门口等待的孙翔被这声巨响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他本想等戴妍琦出来之后一起去找点能防身的东西,比如什么把拖把头拆的只剩一根木棒,还能当金箍棒耍耍。“妍琦?!妍琦你没事吧!”他一边大喊一边使劲拍着门。
但是里头的戴妍琦一点都听不见,令人发怵的女声不知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却生生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整个一3D环绕立体音。“蓝色还是红色呢……”
“什……什么?!”她无心朝镜子里看了一眼,里面的景象让她一时无法反应过来。
镜中的她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刚刚被她使用过的隔间现在站了个跟她差不多高年龄也相仿的小姑娘。姑娘穿了一身有些陈旧但是干干净净的月白色盘扣长袍,留着短短的学生头。
“蓝色和红色,选哪个呢。”她走出隔间面对着戴妍琦又重复了一遍同样的问题。戴妍琦没有急着回答,一步一步往紧闭的大门口退。
女孩子见她不回答像是耗尽了耐心,脸上笑意更甚,嘴角缓缓延伸耳根,皮肤裂开露出赤红血肉,鲜血从嘴角裂纹中流出染红了她的衣服,眼珠不断凸出直到落出眼眶啪嗒砸在了瓷砖地上。空洞的乌黑眼眶也在不断流出鲜血,血液流进那张巨大的嘴里又顺着嘴角弧度继续向下流淌。
除去女孩步步靠近的脚步声还有几个水龙头一齐打开的流水声,水龙头被拧到最大,流出的红色血液很快溢出了洗手池流到地面上。整个洗手间都充斥着一股浓烈且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叶修上课时对于厕所里的花子倒是没有说很多,只是用一句“哥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清楚女厕所的事儿。”草草带过。
戴妍琦就算没听说过这个故事深知这个问题不可贸然回答,有了差点被怪物咬断脖子的经历之后她对这个怪谈已经清楚了不少,其中最深刻的一点就是一个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
孙翔...救我......戴妍琦已经忘记擦去自己被吓出来的眼泪,那个女孩子离她只有两三步的距离。她甚至已经开始想象自己的死法,被挖去眼睛再开颅?还是被那姑娘尖锐的手指甲割去头颅?或是被抓住脑袋摁在那池血水里溺死?
她不经意间朝平面镜一样的天花板上望了一眼,入目景象却让她更加绝望。镜中的她与她对视,与现在索她命的姑娘一样没有眼珠。天花板上像是被什么东西打破了一样裂开黑色缝隙,缝隙中又伸出许许多多条黑色的手臂,挥舞着似是要把她给撕成碎片。
一个奇怪的念头在她脑中一闪而过“我如果回答你的问题,你就不杀我吗?”女孩愣在了原地,用空洞的眼眶盯着戴妍琦看了几秒,天花板上不断挥动的手臂也停下了动作。没有回答算是默认吗?能拖点时间也好啊,孙翔应该很快就会来救我了吧。
“那...蓝色。”戴妍琦在这一刻却突然变的非常平静,恐惧之类的情绪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在赌,赌注是她的性命。
女孩子衣服上的血污突然消失的一干二净,嘴角的裂痕消失不见,眼球也重新回到了眼眶中去她的身体慢慢变的透明不见,天花板上的裂缝也跟着无影无踪,只是地板上的血还提醒着戴妍琦刚刚发生的一切。
与此同时的孙翔在尝试了各种姿势撞门都没有效果还累出了一身汗之后,后退几步利用加速度一记飞踹直中木门中央。
妍琦...人呢?!
孙翔闯入成功的一瞬间就看到一地的鲜血和缩在角落里脸色惨白的戴妍琦,他并没有想太多也不愿现在询问戴妍琦刚刚发生了什么,只是迅速的将戴妍琦架起往看起来安全些...至少有张床可供休息的医务室走。

荣耀中学七大校园怪谈(二)

为手速点赞。好喜欢黄少啊abzndjsixj

九番废墟RUINS:



*此篇为理科教室的女生


*周黄,戴翔处于两个平行的世界


*如有ooc 评论or私信提出pleeease


*上篇为 @屿周雾环 的  第十三层阶梯






于此同时,周泽楷和黄少天也经历了十三层的台阶。由于黄少天是低着头默数台阶数,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前面消失的俩人,只是他数到第十一层的时候周泽楷突然握住了他的手,他吓得差点跳起来,“卧槽卧槽卧槽小周你能不能别吓人啊人吓人吓死人真是吓死我了,你记不记得老叶上课说的十三层台阶啊我刚刚是数到了第几层来着好像是第十一层吧,孙二翔你们站……我操!孙翔和小戴人呢!”黄少天真的不敢相信两个活生生的人会从自己面前凭空消失,他差点一脚打滑跌下去幸好扶住了扶手。周泽楷将黄少天往自己身边拉拉希望他现在不要碰任何东西,回头数了数台阶指了指上了两层的台阶,“多的十三层。”



十三层楼梯,踏上者皆入地狱。 



“小周啊,他俩不会……真入地狱了吧……哈哈地狱什么的肯定不存在啊。”少天干笑的地看着周泽楷,其实他有点发抖。“不清楚……我们……”周泽楷握紧了少天的手,“跨过去吧。”黄少天点了点头,俩人一起跨过了第十三层台阶站在了二楼的平台上。 



“我打个电话给孙翔啊这俩人怎么一瞬间就跑没影了啊也不说声大晚上很吓人的好吗……”少天在通讯录里翻出了孙翔的号码。 



“嘟……嘟……嘟……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播……” 



“在这么安静的校园里他竟然听不见电话!是不是开静音了啊就不会开个震动吗心累了他俩自己玩去吧,小周我们自己来探险!”少天将手机塞回口袋,拉着小周泽楷就往走廊的另一边走,小周加紧步伐跟上。 



走廊左边一米多高的墙挡不住夜里的风,虽说不大但是在黑暗的走廊里也让人觉得有丝凉。黄少天和周泽楷经过了一间间教室,“这是几班没怎么没关啊这个班饮水机没关我靠这个班今天值日生谁没关电脑他完蛋了……”黄少天不愧是学校学生会的,完全发挥了他作为检查组成员的指责,“……我们班,方锐。”周泽楷指了指没关电脑的班,“哈哈哈哈!方锐他要倒霉啦来来来小周我们进去坐会看看晚上的班里啥样的。” 



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除了教室里只有俩人其他和白天没什么区别,哦还有教室里的一片寂静。 



“哒,哒,哒……”走廊上似乎有什么声音。 



黄少天和周泽楷对视一眼点点头,把教室内的电灯关了,走到门口探出半个身体左右看看。 



是一个女生,穿着学校的制服,不过她手里拿了个灯泡。黄少天看了看班级的班牌,又见女生在走廊拐了弯,他跑了出去,周泽楷也跟在身后。 



“嗨同学你这么玩在这里干什么呢也是和我们一样来探险的吗你也知道校园怪谈吗”黄少天问着走在他前面的那个女生,女生依旧自顾自的走着,仿佛没听见一般。黄少天跑到她前面张开双手想拦住她,“嗨我们……” 



女生突然说了句“理科教室的灯竟然坏了一个,我们社团看不清怎么做实验啊。”也没有停下脚步。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眼睛一定是出问题了,女生怎么可能穿过黄少天的身体呢? 



黄少仿佛定住了一般,他的思维还停留在刚刚女生穿过他身体的那一刻,他真的不相信世界上有东西可以凭空穿过人,但是在刚刚他相信了。周泽楷走过来抱住他给人安慰,眼睛却一直盯着继续走着的女生,“进去了。”他在黄少天耳边说到。 



“啊?”黄少天赶紧转身就见女生拉开一间教室的门走了进去。周泽楷拉着黄少天赶紧跑到那间教室的门口。 



理科教室。 



这是这间教室的门牌上所写的。 



“理科教室,女生。”周泽楷看着在理科教室里的女生说。 



“据说她是换灯泡的时候领子勾在灯了,不过也有人说是做实验的,反正……最后她都死了。”叶修说这话时中途还停顿了下,黄少现在想想也是很不舒服。 



理科教室里有个在闪的灯,在角落的灯不亮的时候,那一个角落都是黑的什么都看不见。女生进了立刻教室后,把桌子再将凳子架在座子上,自己站在的灯下抬手准备换灯泡。 



“她不要关灯吗电到自己怎么办啊?”黄少天小声的看着女生,其实他觉得那桌子上的椅子很危险,他握紧了周泽楷的手。 



女生的身影在忽闪忽闪的灯光下渐隐渐现,“咔。”那个角落陷入了黑暗什么也看不清,黄少天想凑近看看迈出了一步,周泽楷拉住了他摇摇头,“可是看不清啊!”“诡异,不该进去。” 







“呼,终于换好了,整个教室都亮起来了。”站在凳子上的女生看看亮着的灯,又环顾了整个教室,“好了,回家吧。”她转了身准备下来。 



就在那一瞬间,她的衣领勾在了灯罩上,还好她够冷静准备爬回凳子上把衣领弄下来。“哐当!”她脚下打滑,凳子被她乱蹬蹬下了桌子,她的双手向下扯住自己的领口,不想自己被勒死,双脚凭空乱蹬,脸被憋的通红,开始发紫,她的眼神开始空洞但四肢依旧在挣扎,口中开始吐出白沫……最后她的双手垂下了,整个人随着灯摇晃,在灯下摇晃…… 



她的脸开始变的模糊,成为一个黑影 

在亮着的的灯下摇晃…… 



影子。 



灯下没有影子。 



周泽楷第一次觉得黄少天的手劲也不小,握着也疼。 



感觉铺垫好多oorrrzzzz永远学不会缩句,只会扩句ojc


如有ooc或者觉得不恰当的地方请指出,pleeeeeeeease



荣耀中学七大校园怪谈(一)

写在前面

本文由在下和 九番废墟 接龙完成。

小学生文笔。

ooc有。

接受请下拉,不接受请点叉。







晚上十点半,安静的男生宿舍里三个人在咬耳朵,不如说一个在跟另一个长得稍微高些的咬耳朵,还有一个更高些的站在门口发短信。

“唉你们快点儿行不行墨迹什么呢!”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孙翔你还好意思说我墨迹,刚刚有起床气的是谁想赖床的是谁在镜子前抹发胶的是谁?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还有你声音低点别把宿管招来要不然我们计划怎么实施啊你有没有脑唔...”

黄少天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周泽楷捂住了嘴,他用眼神示意黄少天,宿舍里唯一一个不出席本次行动的人——喻文州同学正侧卧在床上摆了个睡美人的姿势静静的看着他。

黄少天看到这情景倒吸一口凉气,刚想说些“好班长你看我跟你同学这么多年的份上别告诉舍管老师啊”之类的话就被喻文州抢先开了口“一周的夜宵。”简单明了,一招毙命。

黄少天无言以对。

黄少天悔不当初。

黄少天难过的看了看钱包。

黄少天叹了口气表示这都是命啊。

周泽楷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门口毫不知情的孙翔说:“他付。”

黄少天忍不住朝自家男朋友比了个大拇指。

手机一阵嗡嗡的振动,屏幕上随后弹出信息内容。“你们到哪儿了呀?”

“马上到,黄少天在跟周泽楷腻歪。”孙翔看了一眼屋里两个站着的大老爷们翻了个白眼。

“哈哈哈他们一个假期没见面啦!你体谅他们一下嘛!”孙翔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戴妍琦憋着笑打出这句话的样子。

四个人齐刷刷的站在教学楼门口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戴妍琦在女生里胆子算是大的,拉着孙翔的手大步流星的往前跑,孙翔还得走得快点才能跟上她。

“十三级台阶是在二楼的应该是这个离我们最近...”戴妍琦捧着本小小的写的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嘀嘀咕咕。“先去那边吧!”

提前这个笔记本,叶修老师上课时说的戴妍琦可是一点都没忘,可能除了睡到流口水的孙翔所有人都记得清清楚楚。

“十三级楼梯,踏上者皆入地狱。”

叶修说这话时脸上是少见的严肃,“当然,你们作的是自己命,我拦不住。”语毕他意味深长的往黄少天坐的这块地方看了一眼。

台阶看起来与白天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同,金属扶手被月光照的有点反光,第一级楼梯旁的盆栽还是如往常一样翠绿,表现出一副被照顾的很好的样子。

周泽楷:看起来没有机关,很安全。

孙翔:那个盆栽原来不是到晚上就会变成食人花啊。

黄少天:地狱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比较好吃的东西啊!要是能回得去带的走就多带一点给文州好了!这样他说不定就会忘记夜宵这回事孙翔就不用花钱了,唉我真是机智啊一定要让孙翔请我吃几天早餐来报恩。

戴妍琦:光线严重不足啊!周同学和黄少要是干什么我都看不到啦!

最大的不同可能也就是现在的楼梯口安安静静只有四人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最后还是周泽楷打破了沉默,“走吧。”

孙翔牵着戴妍琦走在前头,他一级一级往上踩不敢有丝毫怠慢。上面的光线很暗,从站的视角往上看他们踏上的楼梯像是没有尽头。戴妍琦往上看了一眼,还是没有看清楚。二楼的楼梯口没有窗户,月光透不进来。孙翔用空着的那只手摸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

十,十一,十二……

孙翔抓着戴妍琦的那只手猛的一紧。戴妍琦刚想开口问他怎么了,就听见孙翔用比平常低沉得多的声音说,“这是……第十三级。”戴妍琦的手有点发抖,凉的很,脸上一开始对这些充满兴趣的笑容也消失的差不多了。

孙翔很快平复好自己的情绪,他知道这时候如果他表现出任何一点的恐惧,那对戴妍琦而言无非是致命一击。

“你别怕。”孙翔抿了抿唇站在第十二级台阶上回过头注视她,握紧了那双颤抖冰冷的手。孙翔实在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无论是安慰人或是别的方面。他用另一只手抓了抓后脑勺又补了一句“我会保护你的。”

戴妍琦知道她的男朋友为了哄她也是尽力了,点点头与他并肩踏上了第十三级台阶,正好奇着究竟会发生什么却突然想起黄少天竟然一路上都憋着没说话。回过头准备调侃几句,取而代之的是一面镜子,刚才踏上的楼梯如同不曾存在。

镜子中的他们与现实没有差别,只是身后本该是一面白墙的地方此刻却是一片漆黑,那片漆黑的东西还在不断逼近,像是一大团黑色的烟雾。

烟雾靠近他们渐渐具象化成为了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从长相精致幻化成人形的九尾妖狐到肠子掉出腹腔的僵尸,一齐向他们靠拢。

戴妍琦看了一眼他们的身后,并没有什么异常的现象。下一秒她感觉颈旁有一阵剧烈的寒意,抬眼看向镜中竟是一个长满利齿的怪物贴在她的脖子旁边正准备一口咬下。

孙翔看她可能是吓得忘记躲闪眼疾手快的将她扯入自己怀中,怪物扑了个空十分不甘,爬起后契而不舍的试图换种方法取他们的性命。看着继续站在这里也不是个好办法,干脆将戴妍琦打横抱起朝着走廊的另一头一路狂奔。

荣耀中学七大校园怪谈。【0】

准备写接龙啦。翔戴同好扩扩我行不行啊呜……

九番废墟RUINS:

*由日本七大校园怪谈衍生


*分别为


【第十三个台阶】


【理科教室的女生】


【保健室的婴儿声】


【画像上的眼睛】


【会走的二宫雕像】


【厕所里的花子】


【诡异的走廊】


部分双故事的由  @屿周雾环  roll点得出


*由两人接力完成七篇


*CP向为周黄 翔戴←不喜勿喷








荣耀中学周一下午的第三节课依旧很无聊,班会有什么内容可来说?无非是些班级琐事儿。不过今天老班叶修可没说些像王杰希又帮助新入学的学弟了,莫凡你能不能以后上课积极点,卢瀚文上课安稳点别太闹腾balabala之类的。今天,他说了一个怪谈,校园怪谈,关于荣耀中学的七大怪谈。




黄少天一听不在讲些无聊的事儿就不再懒洋洋地趴在桌上了,他抬起胳膊肘碰了下同桌周泽楷,用眼神示意他对这话题感兴趣,“小周我和你说关于这七大校园怪谈好多学校也都有,我们学校东边的那所据说有人大晚上看到过有人咬破自己的胳膊用胳膊肘上的血在墙上作画,我们学校不会也有这么血腥的怪谈吧……”黄少天说完话后座的戴妍琦就戳了他后背,“黄少,其实你说的这个故事还是有后续的哦,再过了几天之后某面墙上突然出现了一副整幅画为红色的画,调监控看也没有查出什么,而那个目睹的同学也……” 




“咳,说话的人都收收,我要开始要讲了,我讲完你们再继续啊。”讲台上的老班叶修点了一根烟抽了口,“我抽烟你们要是说出去以后就别想让我说这些事儿了啊。”




“叶老师,还有27分钟34秒下课。”


“老班你快讲别吊胃口啊!”


“叶不修你快讲!”


………………




“安静点”叶修将烟夹在手里,“荣耀中学有七大怪谈,分别是【第十三个台阶】【理科教室的女生】【保健室的婴儿声】【画像上的眼睛】【会走的二宫雕像】【厕所里的花子】以及【诡异的走廊】……我是不相信这个鬼怪故事的,但有人是亲眼见过的我不得不信。”




坐在第三排的戴妍琦对此特别感兴趣,也想和自己的男票孙翔同学交流交流,但是与她隔一条走廊的他趴在桌上……睡,死,了,连卵都没听到。与孙翔同桌的杜明觉得自己在受着来自小戴的怒火。




“老叶,你说的画像的那个,眼睛会动的,是不是不管白天黑夜都会动?”第四排的张佳乐关于某些故事有些疑问。




“这个嘛……就等你……”老叶的说话被下课铃打断,“就等你们自己去发现吧!下课!”他站在讲台上宣布了下课,然后和值日生方锐讲了清理下他在讲台边留的烟灰,就走出教室。




于是关于孙翔与戴妍琦,周泽楷与黄少天的校园奇谈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开头前传这个写的我好方好方好方


如果你们觉得有啥好梗能写进去的话


欢迎提出!!!


有兴趣的旁友们可以搜搜日本校园七大怪谈2333

記一下腦洞

喻黃友情向。

少天獨居站在陽臺上和文州打電話,猛地抬頭看到對面居民樓有個人(葉修)跳樓。隨口跟文州提起掉下去的真快啊我還沒看清的時候,身後傳來男人的聲音“要不要再看一次?”

前段時間做的夢。

………順便擴列,語c主皮盧瀚文戴妍琦,圈名周嶼。

肖戴二十六个字母

ability
戴妍琦初入训练营时就展现出一些才能,比如休息时间的开心果。

better
加油,你能做得更好。肖时钦经常对戴妍琦这样说。
加油,我能为他做得更好。戴妍琦经常对自己这样说。

center
以肖时钦为中心的团队渐渐转为以戴妍琦琦为中心。

dream
底座上刻着凉雷霆二字的冠军奖杯又一次出现在戴妍琦梦中。

experience
过山车第一排的座位和第一次在她面前摘取眼镜的肖时钦是戴妍琦对那年夏休期最深的印象。

frighten
退役后下班回到家的肖时钦一开门就看到了趴在客厅地板上浑身番茄酱的戴妍琦。